详情
协调各方力量 解决社区治理难题——党建引领基层治理①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8-06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区治理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加强党的领导,推动党组织向最基层延伸,健全基层党组织工作体系,是城乡社区治理的坚强保证。

  针对基层治理的突出问题,不少地方通过党建引领,统筹凝聚各方力量,围着基层想、围着基层转、围着基层干,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凝聚力、战斗力不断增强,基层治理从过去的“单兵作战”向“协同善治”转变,街道社区党组织加强基层治理的资源多了、力量足了,群众生活中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及时得到了解决。

  北京海淀区曙光街道世纪城西区社区

  “合伙人”带来治理合力

  世纪城是北京西四环附近的一个超大型高密度的住宅区,常住人口超过10万。停车乱象,一度成为突出问题。

  车位严重不足,周边道路成了露天停车场,占用盲道、人行道、消防通道等违章停车情况严重。“只要能停车的地儿,都被塞满了,甚至十字路口正中间、人行横道都是车。”居民抱怨不断。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单靠物业,协调能力有限。“复杂问题往往牵涉面广,既要有较强的协调能力,还得多方形成合力。”世纪城西区社区党委书记唐洁说。在曙光街道支持下,社区开始试点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合伙人”机制。

  “社区治理合伙人”团结了六个方面主体,社区党组织居中协调,社区居委会、社区全体业主、物业公司、上级业务职能部门、参与社区服务保障的其他社会单位共同参与。

  “六方涵盖了社区治理所需的参与者,核心在于基层党组织的领导。”唐洁说,“合伙人”机制将原有平行模式变成了锥形模式,社区党组织作为主负责者来沟通协调各方。

  发挥机制的效能,社区党委多次组织居委会、物业公司、居民代表等多方商讨方案,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治理的路径也清晰了。

  解决“乱停车”,首先恢复秩序。路面划定了停车位,为无固定车位的业主办理优惠停车证;对两辆车以上的业主,通过错时停车方式解决,实施差异化停车收费。

  不让乱停,车位供给要足。世纪金源国际公寓小区是社区所辖小区,部分车位是公司办公使用,一到晚上就会空出。在社区党委协调下,这些车位提供给辖区居民夜间使用,错峰停车。

  政策有了,还要居民知晓。社区党委又组织多方力量,逐家挨户宣传,希望得到理解与支持。如今,治理效果逐渐显现,不少居民感慨:“车不乱停,路不堵了。”曙光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夏卓姝介绍,街道将推广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合伙人”机制,解决社区中的难题。

  云南昆明市西山区

  “基层吹哨,部门报到”

  驱车沿着昆明城区主干道人民路一直向西,快到城市边缘地带,会突然邂逅一片“洼地”:四周是高楼大厦,但这一片楼宇老旧,红砖房多。

  这里便是昆明电池厂生活区。走进生活区,楼虽旧,但小区柳绿花红,整洁干净,崭新的“歇脚亭”内,一群银发老党员、老职工正在读报分享。70多岁的党员武世光戴着扩音器,正在给大家读报。

  从前的“歇脚亭”,是用木头、竹子和废弃板材搭的简易棚。昆明电池厂生活区位于西山区马街街道马街北路社区,社区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有老旧家属区28个。“过去,垃圾废品把公共厕所的门都堵了,花坛里到处搭棚子,树上挂满塑料袋。”说起从前,老住户张丽萍一声叹息。

  张丽萍过去没少向社区党总支书记白建伟反映问题,白建伟也很无奈:“也想发挥基层党组织作用,但没钱没权难组织,只好‘修修补补过日子’。”

  转变,源于今年昆明市推行的“基层吹哨,部门报到”制度改革,街道社区党组织“点菜”,由相关党委牵头,调配职能部门共同解决问题。

  3月4日,白建伟到区里开了个会——西山区委专门组织召开的马街北路社区社会治理专题会,会上见到了许多区级职能部门和公共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会刚开始,区委副书记陈净先就放了一组图片:多年垃圾沉积、楼道贴满小广告……台下不少人开始坐不住了。一场务实的会开下来,白建伟知道自己怎么干了:基层党组织负责收集民意和问题,同时做好群众工作,由上级党组织统筹各职能部门合力解决。

  也就是这次会议以后,马街北路社区开始发生变化,拆违建、固危房、建车棚,诸多公共单位的老房子焕然一新。对于“弃管”或无力改造的房子,政府投资兜底改造。

  “有这个机制,我们干事有了保障,对社区治理的一些疑难杂症,就能着手解决了!”白建伟说。他的底气来自于基层党组织组织力的提升,通过社区与驻地单位共建“党建联盟”、党员回居住地社区报到等机制,白建伟手里的工作力量越来越强。疫情防控期间,治理效果得到了显现,社区的党员们主动请缨轮流值守大门,“小区虽旧,也井然有序。”白建伟说。

  辽宁阜新市海州区和平街道

  党员志愿者 带来大变化

  一年多前还是个弃管小区,下水堵塞、垃圾遍地、花坛种菜、草坪种瓜;如今环境优美,小区房价涨了一大截。辽宁阜新市海州区和平街道华兴社区橡胶园小区的变化,让居民感受很深。

  改变,是一支物业队伍带来的。和平街道地处老城区,辖区内2/3的小区弃管,市场失灵、自治失效,治理从哪下手?和平街道找到了一个有力的抓手——物业,发挥党员作用,服务社区居民。

  橡胶园小区组建了一支9人的物业队伍,其中7人是党员。正是这些党员志愿者,让社区治理重回正轨。

  小区内14个单元门年久失修,外来人员随意出入,楼道贴满了小广告,居民颇有怨言。为此,华兴社区党委组织业主委员会成员经过几轮协商,决定由居民自愿出资更换单元门,并由业主委员会的党员骨干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

  党员高桂兰家住三号楼5单元,她平时乐于助人,在居民中威信高。为了更换单元门的事,她楼上楼下跑了一个星期,最终,楼内14户居民都点了头。

  更换单元门开了好头,社区党组织又发动党员、党员带领居民一起粉刷楼道;业主大会一事一议共同出资解决了小区下水堵塞问题;社区党委协调有关部门支持,为社区小广场重新铺设了地砖,增设了健身器材,设置了花坛。

  看着小区一点点变好变美,居民李树臣感慨地说:“党员志愿者参与物业管理,花坛里的大葱拔了,种上了玫瑰花,垃圾山没了,新建了健身休闲区。”

  要说变化大,还数退休党员刘刚居住的5号楼。在“老刘头”的带领下,全楼居民发动起来,自己动手粉刷楼道,修整恢复了上千平方米草坪,还在楼前楼后养了各式花草,种了200多棵果树。

  在物业的强有力推动下,弃管小区的沉疴痼疾一个个被解决,老旧小区环境得到改善,小区居民因此受益。社区党委书记裴路心的记录本上有笔账:居民投诉问题,2018年有150件;2019年50件;今年以来,12件。

  为了巩固成果,华兴社区又召开了居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居民公约》,成立了物业党支部,把党员照片和联系电话张贴在每个单元,居民遇到困难,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党员。

  安徽合肥市蜀山区笔架山街道

  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在一个小区建一座300多平方米的电动车车库,并配备100多个充电桩,这件事有多难?

  安徽合肥市蜀山区笔架山街道天鹅湖社区党委书记洪军知道有多难,辖区内的山水名城小区,常年没有充电设施,电动车越来越多,居民意见越来越大。

  “一人一个诉求,满足所有人的需求,难!”洪军说,业委会和物业立场不同,居民的需求更是五花八门,洪军想深入了解情况,无奈原来的小区党支部不给力,“直接进小区调研吧,又认不得人、说不上话、敲不开门。”

  去年3月,事情出现了变化。为提升基层治理能力,笔架山街道在人口较为密集、矛盾较为突出的小区试点,社区党委书记前移到小区。洪军的办公室直接搬到了山水名城小区。他的职责很清楚,盘活小区资源,解决小区内的各种矛盾,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洪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强小区党组织:“要调解居民、业委会、物业之间的矛盾,必须有领头羊,强化党组织的带动引领作用。”很快,山水名城小区党支部换届,选配能人担任了党支部书记。同时,业委会也进行了换届,新一届业委会成员中党员占80%,党支部委员在业委会中交叉任职。

  新上任的党支部和业委会,把解决电动车充电问题作为首要任务,联合小区内的楼栋长和网格员,挨家挨户上门沟通,整理诉求。去年5月,小区内多方主体坐上了谈判桌。两个月后,几方达成了一致。

  曾经年久失修的停车棚,经过整治和重新装修,如今焕然一新,成为可容纳200多辆电动车同时停放和充电的车库。为保障车辆停放和用电安全,小区还安排保安和志愿者巡逻队进行日常管护。

  经过这件事,洪军深有感触:“以前我是‘消防员’,哪里出问题去哪里,经常焦头烂额;现在我是‘巡查员’,问题有了苗头,就组织各种力量来理顺。”


当前位置:首页-政府推荐-详情

协调各方力量 解决社区治理难题——党建引领基层治理①

日期:2020-08-06 来源:民政部门户网站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区治理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加强党的领导,推动党组织向最基层延伸,健全基层党组织工作体系,是城乡社区治理的坚强保证。

  针对基层治理的突出问题,不少地方通过党建引领,统筹凝聚各方力量,围着基层想、围着基层转、围着基层干,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凝聚力、战斗力不断增强,基层治理从过去的“单兵作战”向“协同善治”转变,街道社区党组织加强基层治理的资源多了、力量足了,群众生活中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及时得到了解决。

  北京海淀区曙光街道世纪城西区社区

  “合伙人”带来治理合力

  世纪城是北京西四环附近的一个超大型高密度的住宅区,常住人口超过10万。停车乱象,一度成为突出问题。

  车位严重不足,周边道路成了露天停车场,占用盲道、人行道、消防通道等违章停车情况严重。“只要能停车的地儿,都被塞满了,甚至十字路口正中间、人行横道都是车。”居民抱怨不断。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单靠物业,协调能力有限。“复杂问题往往牵涉面广,既要有较强的协调能力,还得多方形成合力。”世纪城西区社区党委书记唐洁说。在曙光街道支持下,社区开始试点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合伙人”机制。

  “社区治理合伙人”团结了六个方面主体,社区党组织居中协调,社区居委会、社区全体业主、物业公司、上级业务职能部门、参与社区服务保障的其他社会单位共同参与。

  “六方涵盖了社区治理所需的参与者,核心在于基层党组织的领导。”唐洁说,“合伙人”机制将原有平行模式变成了锥形模式,社区党组织作为主负责者来沟通协调各方。

  发挥机制的效能,社区党委多次组织居委会、物业公司、居民代表等多方商讨方案,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治理的路径也清晰了。

  解决“乱停车”,首先恢复秩序。路面划定了停车位,为无固定车位的业主办理优惠停车证;对两辆车以上的业主,通过错时停车方式解决,实施差异化停车收费。

  不让乱停,车位供给要足。世纪金源国际公寓小区是社区所辖小区,部分车位是公司办公使用,一到晚上就会空出。在社区党委协调下,这些车位提供给辖区居民夜间使用,错峰停车。

  政策有了,还要居民知晓。社区党委又组织多方力量,逐家挨户宣传,希望得到理解与支持。如今,治理效果逐渐显现,不少居民感慨:“车不乱停,路不堵了。”曙光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夏卓姝介绍,街道将推广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合伙人”机制,解决社区中的难题。

  云南昆明市西山区

  “基层吹哨,部门报到”

  驱车沿着昆明城区主干道人民路一直向西,快到城市边缘地带,会突然邂逅一片“洼地”:四周是高楼大厦,但这一片楼宇老旧,红砖房多。

  这里便是昆明电池厂生活区。走进生活区,楼虽旧,但小区柳绿花红,整洁干净,崭新的“歇脚亭”内,一群银发老党员、老职工正在读报分享。70多岁的党员武世光戴着扩音器,正在给大家读报。

  从前的“歇脚亭”,是用木头、竹子和废弃板材搭的简易棚。昆明电池厂生活区位于西山区马街街道马街北路社区,社区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有老旧家属区28个。“过去,垃圾废品把公共厕所的门都堵了,花坛里到处搭棚子,树上挂满塑料袋。”说起从前,老住户张丽萍一声叹息。

  张丽萍过去没少向社区党总支书记白建伟反映问题,白建伟也很无奈:“也想发挥基层党组织作用,但没钱没权难组织,只好‘修修补补过日子’。”

  转变,源于今年昆明市推行的“基层吹哨,部门报到”制度改革,街道社区党组织“点菜”,由相关党委牵头,调配职能部门共同解决问题。

  3月4日,白建伟到区里开了个会——西山区委专门组织召开的马街北路社区社会治理专题会,会上见到了许多区级职能部门和公共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会刚开始,区委副书记陈净先就放了一组图片:多年垃圾沉积、楼道贴满小广告……台下不少人开始坐不住了。一场务实的会开下来,白建伟知道自己怎么干了:基层党组织负责收集民意和问题,同时做好群众工作,由上级党组织统筹各职能部门合力解决。

  也就是这次会议以后,马街北路社区开始发生变化,拆违建、固危房、建车棚,诸多公共单位的老房子焕然一新。对于“弃管”或无力改造的房子,政府投资兜底改造。

  “有这个机制,我们干事有了保障,对社区治理的一些疑难杂症,就能着手解决了!”白建伟说。他的底气来自于基层党组织组织力的提升,通过社区与驻地单位共建“党建联盟”、党员回居住地社区报到等机制,白建伟手里的工作力量越来越强。疫情防控期间,治理效果得到了显现,社区的党员们主动请缨轮流值守大门,“小区虽旧,也井然有序。”白建伟说。

  辽宁阜新市海州区和平街道

  党员志愿者 带来大变化

  一年多前还是个弃管小区,下水堵塞、垃圾遍地、花坛种菜、草坪种瓜;如今环境优美,小区房价涨了一大截。辽宁阜新市海州区和平街道华兴社区橡胶园小区的变化,让居民感受很深。

  改变,是一支物业队伍带来的。和平街道地处老城区,辖区内2/3的小区弃管,市场失灵、自治失效,治理从哪下手?和平街道找到了一个有力的抓手——物业,发挥党员作用,服务社区居民。

  橡胶园小区组建了一支9人的物业队伍,其中7人是党员。正是这些党员志愿者,让社区治理重回正轨。

  小区内14个单元门年久失修,外来人员随意出入,楼道贴满了小广告,居民颇有怨言。为此,华兴社区党委组织业主委员会成员经过几轮协商,决定由居民自愿出资更换单元门,并由业主委员会的党员骨干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

  党员高桂兰家住三号楼5单元,她平时乐于助人,在居民中威信高。为了更换单元门的事,她楼上楼下跑了一个星期,最终,楼内14户居民都点了头。

  更换单元门开了好头,社区党组织又发动党员、党员带领居民一起粉刷楼道;业主大会一事一议共同出资解决了小区下水堵塞问题;社区党委协调有关部门支持,为社区小广场重新铺设了地砖,增设了健身器材,设置了花坛。

  看着小区一点点变好变美,居民李树臣感慨地说:“党员志愿者参与物业管理,花坛里的大葱拔了,种上了玫瑰花,垃圾山没了,新建了健身休闲区。”

  要说变化大,还数退休党员刘刚居住的5号楼。在“老刘头”的带领下,全楼居民发动起来,自己动手粉刷楼道,修整恢复了上千平方米草坪,还在楼前楼后养了各式花草,种了200多棵果树。

  在物业的强有力推动下,弃管小区的沉疴痼疾一个个被解决,老旧小区环境得到改善,小区居民因此受益。社区党委书记裴路心的记录本上有笔账:居民投诉问题,2018年有150件;2019年50件;今年以来,12件。

  为了巩固成果,华兴社区又召开了居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居民公约》,成立了物业党支部,把党员照片和联系电话张贴在每个单元,居民遇到困难,可以第一时间联系党员。

  安徽合肥市蜀山区笔架山街道

  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在一个小区建一座300多平方米的电动车车库,并配备100多个充电桩,这件事有多难?

  安徽合肥市蜀山区笔架山街道天鹅湖社区党委书记洪军知道有多难,辖区内的山水名城小区,常年没有充电设施,电动车越来越多,居民意见越来越大。

  “一人一个诉求,满足所有人的需求,难!”洪军说,业委会和物业立场不同,居民的需求更是五花八门,洪军想深入了解情况,无奈原来的小区党支部不给力,“直接进小区调研吧,又认不得人、说不上话、敲不开门。”

  去年3月,事情出现了变化。为提升基层治理能力,笔架山街道在人口较为密集、矛盾较为突出的小区试点,社区党委书记前移到小区。洪军的办公室直接搬到了山水名城小区。他的职责很清楚,盘活小区资源,解决小区内的各种矛盾,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洪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建强小区党组织:“要调解居民、业委会、物业之间的矛盾,必须有领头羊,强化党组织的带动引领作用。”很快,山水名城小区党支部换届,选配能人担任了党支部书记。同时,业委会也进行了换届,新一届业委会成员中党员占80%,党支部委员在业委会中交叉任职。

  新上任的党支部和业委会,把解决电动车充电问题作为首要任务,联合小区内的楼栋长和网格员,挨家挨户上门沟通,整理诉求。去年5月,小区内多方主体坐上了谈判桌。两个月后,几方达成了一致。

  曾经年久失修的停车棚,经过整治和重新装修,如今焕然一新,成为可容纳200多辆电动车同时停放和充电的车库。为保障车辆停放和用电安全,小区还安排保安和志愿者巡逻队进行日常管护。

  经过这件事,洪军深有感触:“以前我是‘消防员’,哪里出问题去哪里,经常焦头烂额;现在我是‘巡查员’,问题有了苗头,就组织各种力量来理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