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从后疫情时代治理需求看大学生社区就业创业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8-04

田毅鹏

  伴随着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世界性的经济发展下行危机已不可避免,就业问题瞬间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遭遇的难题。而根据教育部前不久公布的统计数据:我国今年高校毕业生874万人,比去年增加40万人,人数再创历史新高。虽然在国家总体指导筹划下,已有部分应届高校毕业生实现就业,但仍有较大数量的毕业生尚未就业。在此背景下,中组部、人社部、民政部等七部委近日印发《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的通知》,倡议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助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

  后疫情时代治理能力提升

  亟须新生力量

  作为一位社会学领域的研究者,我认为在后疫情时代特定的背景下,以“城乡社区就业创业”作为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新的切入点,不失为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的一种合理且具有可操作性的选择。

  首先,后疫情时代中国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亟须新生力量加盟。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21世纪以来中国社会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是一次全面的考验。通过对社区抗击疫情体系构建及其存在问题的分析,我们可以更加透彻地理解现代社会治理运行的体制机制及存在的诸多障碍因素,补基层社会治理之短板。

  从总体上看,我国城乡社区在抗击疫情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短板主要包括:发动群众共建共治之短板、社区网格化技术操作之短板、社区社会组织服务水平之短板、国际社区语言文化沟通之短板等等。而刚毕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无论知识结构还是工作热情,都是一支最可期待的基层社会治理新军。所以,我们应当将应届高校毕业生纳入提升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体系之内,成为补短板的新生力量。

  城乡社区是青年人创业

  最适宜的空间

  从已有的国内外经验看,社区是青年人创业最适宜的空间。作为中国社会最富有勇气和活力的人群,刚刚走出校园的青年学子是社会上创业的重要力量。但我们应该清楚,绝大多数创业都具有成本高,风险大,竞争激烈等特点,实际上未必适合于刚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

  相比之下,社区创业成本小,门槛低,非常适合青年人在初入社会试水阶段上手。城乡社区治理和服务存在着真实的社会需求,新创事业容易存活;此外,社区创业触及真正意义上的基层社会,使得年轻人克服自身的浮躁和书生气,接地气,受锻炼,提升境界,培养起修齐治平的社会责任感。正是基于上述思考,在七部委近日印发《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的通知》中,明确将大学毕业生进社区的工作目标确定为“就业”或“创业”,表现出对青年学子强烈的期待和殷切期望。如果高校毕业生能在社区就业创业的过程中经受住社会的考验,相信一定会成为其未来大展事业宏图最为坚实的起点。

  有助于补大学生社会阅历

  不足之短板

  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有助于补大学生社会阅历不足之短板。毫无疑问,高校毕业生进入社区就业创业,对于后疫情时代的社区补短板具有重要作用。但反过来看,高校毕业生如果真的能够深入到城乡一线社区,投身于后疫情时代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事业之中,也能够补大学生从家门到校门,从校门到校门,社会经验和阅历不足,不了解中国国情和基层社情的“短板”。

  从宏观的世界、国家层面看,社区实在是一个小微空间。但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无论是政府行政事务的下沉,还是居民诉求的上达,抑或是居民自主议事,都要通过社区。在这一意义上,社区是最具有锻炼价值的真实的社会生活空间,在这里能捕捉到真实的社会问题,并使问题与书本结合,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大学生沉下去,讲真话,了解和体贴民情,懂得用社会的方法来治理社会。在这一意义上,对于青年学子来说,所谓“补短板”应该是双向双重的。

  当然,作为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助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重要政策举措,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尚属新生事物,在其具体实施的过程中,还需要各级政府不固守旧规,打破框框,勇于创新。在七部委发布的通知中,使用了“就业创业”“就业或组织见习”“灵活就业”等多元选择性话语,期望采用多元、双向,并带有极强主动性的思维和方法,来把这一非常时期的“希望工程”做好。(作者系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


当前位置:首页-政府推荐-详情

从后疫情时代治理需求看大学生社区就业创业

日期:2020-08-04 来源:民政部门户网站

田毅鹏

  伴随着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世界性的经济发展下行危机已不可避免,就业问题瞬间成为世界各国共同遭遇的难题。而根据教育部前不久公布的统计数据:我国今年高校毕业生874万人,比去年增加40万人,人数再创历史新高。虽然在国家总体指导筹划下,已有部分应届高校毕业生实现就业,但仍有较大数量的毕业生尚未就业。在此背景下,中组部、人社部、民政部等七部委近日印发《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的通知》,倡议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助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

  后疫情时代治理能力提升

  亟须新生力量

  作为一位社会学领域的研究者,我认为在后疫情时代特定的背景下,以“城乡社区就业创业”作为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新的切入点,不失为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的一种合理且具有可操作性的选择。

  首先,后疫情时代中国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亟须新生力量加盟。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21世纪以来中国社会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是一次全面的考验。通过对社区抗击疫情体系构建及其存在问题的分析,我们可以更加透彻地理解现代社会治理运行的体制机制及存在的诸多障碍因素,补基层社会治理之短板。

  从总体上看,我国城乡社区在抗击疫情过程中所暴露出来的短板主要包括:发动群众共建共治之短板、社区网格化技术操作之短板、社区社会组织服务水平之短板、国际社区语言文化沟通之短板等等。而刚毕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无论知识结构还是工作热情,都是一支最可期待的基层社会治理新军。所以,我们应当将应届高校毕业生纳入提升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体系之内,成为补短板的新生力量。

  城乡社区是青年人创业

  最适宜的空间

  从已有的国内外经验看,社区是青年人创业最适宜的空间。作为中国社会最富有勇气和活力的人群,刚刚走出校园的青年学子是社会上创业的重要力量。但我们应该清楚,绝大多数创业都具有成本高,风险大,竞争激烈等特点,实际上未必适合于刚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

  相比之下,社区创业成本小,门槛低,非常适合青年人在初入社会试水阶段上手。城乡社区治理和服务存在着真实的社会需求,新创事业容易存活;此外,社区创业触及真正意义上的基层社会,使得年轻人克服自身的浮躁和书生气,接地气,受锻炼,提升境界,培养起修齐治平的社会责任感。正是基于上述思考,在七部委近日印发《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的通知》中,明确将大学毕业生进社区的工作目标确定为“就业”或“创业”,表现出对青年学子强烈的期待和殷切期望。如果高校毕业生能在社区就业创业的过程中经受住社会的考验,相信一定会成为其未来大展事业宏图最为坚实的起点。

  有助于补大学生社会阅历

  不足之短板

  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有助于补大学生社会阅历不足之短板。毫无疑问,高校毕业生进入社区就业创业,对于后疫情时代的社区补短板具有重要作用。但反过来看,高校毕业生如果真的能够深入到城乡一线社区,投身于后疫情时代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事业之中,也能够补大学生从家门到校门,从校门到校门,社会经验和阅历不足,不了解中国国情和基层社情的“短板”。

  从宏观的世界、国家层面看,社区实在是一个小微空间。但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无论是政府行政事务的下沉,还是居民诉求的上达,抑或是居民自主议事,都要通过社区。在这一意义上,社区是最具有锻炼价值的真实的社会生活空间,在这里能捕捉到真实的社会问题,并使问题与书本结合,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大学生沉下去,讲真话,了解和体贴民情,懂得用社会的方法来治理社会。在这一意义上,对于青年学子来说,所谓“补短板”应该是双向双重的。

  当然,作为拓宽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助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的重要政策举措,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尚属新生事物,在其具体实施的过程中,还需要各级政府不固守旧规,打破框框,勇于创新。在七部委发布的通知中,使用了“就业创业”“就业或组织见习”“灵活就业”等多元选择性话语,期望采用多元、双向,并带有极强主动性的思维和方法,来把这一非常时期的“希望工程”做好。(作者系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