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对省十三届人大 三次会议第193号建议的答复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24

                                     B   

 

甘民承字〔2020〕2号


甘肃省民政厅关于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

第193号建议的答复

 

高婕、马啸、马万霞、张建禄、胡广梅、柴春代表:

你们好!你们提出的《关于取消农村低保等级制度适当放宽救助资金使用范围的建议》收悉,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取消农村低保等级制度,将农村低保对象由目前的四类改为兜底保障对象和一般对象的建议

    国务院《关于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国发〔2007〕19号)“最低生活保障金原则上按照申请人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与保障标准的差额发放,也可以在核查申请人家庭收入的基础上,按照其家庭困难程度和类别分档发放”。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意见》(中办发〔2020〕18号)规定“分档或根据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与低保标准的差额发放低保金”。结合省情,目前我省农村低保分四个类别保障,其中一、二类对象主要是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家庭,我们称之为兜底保障对象;三、四类对象主要是家庭有劳动能力,且家庭人均收入低于低保标准的家庭,也就是一般对象。受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核查手段的制约和影响务工收入、养殖产业、农产品价格等因素多的实际,目前仅对家庭拥有车辆、房产等信息开展简单的核查比对,而对工资性收入、家庭经营性收入等很难准确计算。而准确核定家庭可支配收入是取消低保等级制度的前提条件,所以农村低保实行分类分档发放,既减轻入户调查工作量,也能比较客观反映我省农村家庭经济状况差异,有利于民主评议和群众认可。当然,分类施保制度也存在弊端,就是会导致处于分档标准边缘的家庭被纳入低一级的保障类别,与原本经济状况相近的低保家庭收入拉开了差距。若实行两个类别保障,分类施保的弊端会更加凸显,边缘群体收入差距会更加拉大,影响低保制度的公平性。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大数据技术和数据信息共享渠道也将会逐步畅通,城乡居民家庭收入核查手段将更加完善,认定的精准度进一步提升。在精准认定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支出的情况下,农村低保将实现补差发放

二、关于兜底保障对象、一般对象年保障标准分别达到5000元、3000元以上的建议

根据《甘肃省社会救助条例》(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第23号)“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由省人民政府按照本行政区域内居民基本生活必需的费用确定指导性标准,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物价变动情况适时调整”的要求,我们按照保主保重、不吊高胃口、不拔高标准,符合省情的原则,重点提高兜底保障对象即一、二类对象补助水平,确保其年补助水平都达到国家贫困线以上,提高一般对象即三、四类对象补助水平。主要基于以下考虑:一是一、二类家庭大多是老、弱、病、残等特殊困难人群,绝大部分无法依靠产业、就业等帮扶措施和自身努力实现脱贫,只能通过低保兜底帮助实现脱贫。从2012年以来,每年大幅提高保障标准,年补助水平分别由1740元、1224元提高到4428元、4200元,增幅达154.5%、243.1%,加上其他惠农补贴收入,这类家庭年人均收入接近或超过5000元。

二是三、四类家庭有一定的劳动能力,但因其他原因造成收入较低,在当地属于明显困难的家庭,对其通过扶贫政策、自身努力及低保“输血”等措施,可以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和实现脱贫的。因此,按照适当保障的原则,确保其收入上不低于农村低保标准即可。2012年以来,这部分对象年补助水平由936元、624元提高到1008元、696元,增幅7.6%、11.5%,加上其他惠农补贴收入、务工收入等,这类家庭年人均收入超过了3000元。

三、关于放宽救助资金使用范围的建议

为了规范和加强资金管理,增加市县使用资金的灵活性,提高资金使用效益,我省先后在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分两批次将城乡低保、特困人员救助供养、临时救助、残疾人两项补贴、经济困难老年人补贴、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等资金整合,取消了各类救助专项账户,实行国库集中支付,由各县市区统筹使用。同时,明确规定“省级补助资金当年如有结余,经市县区政府批准后可调整用于国家和省上出台的其他社会保障支出”。从近几年资金使用情况看,各地在满足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的前提下,每年将部分资金调剂用于基本医疗保险、医疗救助、就业保障等社会保障支出,为助推基本民生保障发挥了积极作用。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坚持保基本、可持续、兜底线、重公平、求实效的原则,不断完善制度,统筹资源,持续提高保障能力,不断满足困难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专此答复。感谢你们对民政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联系单位:社会救助处  联系人:支平  联系电话:8790215

 

                                 甘肃省民政厅

                               2020年7月24日

 

抄送:省人大常委会代工委、省政府督查室

 

         与人大代表沟通情况说明

 

6月17日下午,经与省十三届人大代表高婕沟通联系,对我厅《关于取消农村低保等级制度适当放宽救助资金使用范围的建议》的答复意见比较满意,并对我们提出的农村低保保基本、可持续、兜底线、重公平、求实效的工作思路表示理解支持,她将持续关注和支持民政工作。

 

 

                              社会救助处

                           2020年6月18日


当前位置:首页-人大建议-详情

对省十三届人大 三次会议第193号建议的答复

日期:2020-07-24 来源:厅社会救助处

                                     B   

 

甘民承字〔2020〕2号


甘肃省民政厅关于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

第193号建议的答复

 

高婕、马啸、马万霞、张建禄、胡广梅、柴春代表:

你们好!你们提出的《关于取消农村低保等级制度适当放宽救助资金使用范围的建议》收悉,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取消农村低保等级制度,将农村低保对象由目前的四类改为兜底保障对象和一般对象的建议

    国务院《关于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通知》(国发〔2007〕19号)“最低生活保障金原则上按照申请人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与保障标准的差额发放,也可以在核查申请人家庭收入的基础上,按照其家庭困难程度和类别分档发放”。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意见》(中办发〔2020〕18号)规定“分档或根据家庭成员人均收入与低保标准的差额发放低保金”。结合省情,目前我省农村低保分四个类别保障,其中一、二类对象主要是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家庭,我们称之为兜底保障对象;三、四类对象主要是家庭有劳动能力,且家庭人均收入低于低保标准的家庭,也就是一般对象。受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核查手段的制约和影响务工收入、养殖产业、农产品价格等因素多的实际,目前仅对家庭拥有车辆、房产等信息开展简单的核查比对,而对工资性收入、家庭经营性收入等很难准确计算。而准确核定家庭可支配收入是取消低保等级制度的前提条件,所以农村低保实行分类分档发放,既减轻入户调查工作量,也能比较客观反映我省农村家庭经济状况差异,有利于民主评议和群众认可。当然,分类施保制度也存在弊端,就是会导致处于分档标准边缘的家庭被纳入低一级的保障类别,与原本经济状况相近的低保家庭收入拉开了差距。若实行两个类别保障,分类施保的弊端会更加凸显,边缘群体收入差距会更加拉大,影响低保制度的公平性。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大数据技术和数据信息共享渠道也将会逐步畅通,城乡居民家庭收入核查手段将更加完善,认定的精准度进一步提升。在精准认定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支出的情况下,农村低保将实现补差发放

二、关于兜底保障对象、一般对象年保障标准分别达到5000元、3000元以上的建议

根据《甘肃省社会救助条例》(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第23号)“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由省人民政府按照本行政区域内居民基本生活必需的费用确定指导性标准,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物价变动情况适时调整”的要求,我们按照保主保重、不吊高胃口、不拔高标准,符合省情的原则,重点提高兜底保障对象即一、二类对象补助水平,确保其年补助水平都达到国家贫困线以上,提高一般对象即三、四类对象补助水平。主要基于以下考虑:一是一、二类家庭大多是老、弱、病、残等特殊困难人群,绝大部分无法依靠产业、就业等帮扶措施和自身努力实现脱贫,只能通过低保兜底帮助实现脱贫。从2012年以来,每年大幅提高保障标准,年补助水平分别由1740元、1224元提高到4428元、4200元,增幅达154.5%、243.1%,加上其他惠农补贴收入,这类家庭年人均收入接近或超过5000元。

二是三、四类家庭有一定的劳动能力,但因其他原因造成收入较低,在当地属于明显困难的家庭,对其通过扶贫政策、自身努力及低保“输血”等措施,可以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和实现脱贫的。因此,按照适当保障的原则,确保其收入上不低于农村低保标准即可。2012年以来,这部分对象年补助水平由936元、624元提高到1008元、696元,增幅7.6%、11.5%,加上其他惠农补贴收入、务工收入等,这类家庭年人均收入超过了3000元。

三、关于放宽救助资金使用范围的建议

为了规范和加强资金管理,增加市县使用资金的灵活性,提高资金使用效益,我省先后在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分两批次将城乡低保、特困人员救助供养、临时救助、残疾人两项补贴、经济困难老年人补贴、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等资金整合,取消了各类救助专项账户,实行国库集中支付,由各县市区统筹使用。同时,明确规定“省级补助资金当年如有结余,经市县区政府批准后可调整用于国家和省上出台的其他社会保障支出”。从近几年资金使用情况看,各地在满足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的前提下,每年将部分资金调剂用于基本医疗保险、医疗救助、就业保障等社会保障支出,为助推基本民生保障发挥了积极作用。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坚持保基本、可持续、兜底线、重公平、求实效的原则,不断完善制度,统筹资源,持续提高保障能力,不断满足困难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专此答复。感谢你们对民政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联系单位:社会救助处  联系人:支平  联系电话:8790215

 

                                 甘肃省民政厅

                               2020年7月24日

 

抄送:省人大常委会代工委、省政府督查室

 

         与人大代表沟通情况说明

 

6月17日下午,经与省十三届人大代表高婕沟通联系,对我厅《关于取消农村低保等级制度适当放宽救助资金使用范围的建议》的答复意见比较满意,并对我们提出的农村低保保基本、可持续、兜底线、重公平、求实效的工作思路表示理解支持,她将持续关注和支持民政工作。

 

 

                              社会救助处

                           2020年6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