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人民日报】高额彩礼终于降下来了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18

    《人民日报》记者  王锦涛

  王福玲是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索罗镇庙后村村民。4年前,小儿子娶媳妇,彩礼花了22.5万元。“虽说家里不富有,可娃的婚姻大事,说啥也不能委屈了。”王福玲说,靠着向亲朋好友四处借,好歹凑够了。这几年,儿子在外务工,家里省吃俭用,总算今年有望把这笔外债还清。

  “几年前,几十万的彩礼太普遍了。”庙后村党支部书记李建军说,农村老人最忧心的,就是给孩子娶媳妇,愿意嫁到村里的女子本来就少,大家又相互攀比,彩礼钱也逐年水涨船高,“很多人家都是东拼西凑,欠下的债好几年才能还完。”

  为了有效治理高价彩礼问题,平凉在全市所有行政村都成立了红白理事会,依靠村规民约对村内婚嫁彩礼“限高”,引导婚嫁双方逐年降低彩礼数额,鼓励少要或不要彩礼。

  “我们村是最早成立红白理事会的村之一,2017年就成立了。”崆峒区四十里镇七府村红白理事会会长陈维军说,村里为此还专门修建了两层楼的便民事务用房,专供村民操办红白事,“这里最多摆10桌,一桌300元,十菜一汤,可以自己买自己做,也可以全权委托给理事会,都是成本价。”自打村里免费提供场地后,村民大操大办红白事的情况不断减少,花销也慢慢降下来。

  “彩礼不好降,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想让别人背后说闲话。”陈维军说,刚开始大家觉得降低彩礼就等于降身价、没面子,即使彩礼要得不高,也要在其他方面找补回来。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七府村制定了一份村规民约,出台了婚嫁彩礼报备承诺表。“彩礼数额经双方确认,签字登记造册,还要签订移风易俗承诺书。”陈维军拿出厚厚一摞承诺表说,这样一来,群众有了参照、少了猜测,大家都一样,也就没了相互攀比的心思。

  李建军的儿子去年结婚,酒席一共才摆了5桌。有些人说风凉话,认为不过是干部装样子罢了。可李建军不为所动,“干部带好头,才能让村民没有心理负担,破解难题也就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了。”这两年,平凉市节节攀升的彩礼得到了有效遏制,大办宴席之风也刹住了。

  “限高”只是引导,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平凉因地制宜促进产业发展,吸纳农民就近就业。“只要肯努力,村里处处能赚钱。”王福玲说,果园经常缺人手,出去干一天就能挣100多元。“大家收入高了,心态也更加平和了,彩礼钱都是适可而止,家里不指望这个钱生活养老。我还有两个孙子要结婚,肯定不会那么费劲了。”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关注-详情

【人民日报】高额彩礼终于降下来了

日期:2020-06-18 来源: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记者  王锦涛

  王福玲是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索罗镇庙后村村民。4年前,小儿子娶媳妇,彩礼花了22.5万元。“虽说家里不富有,可娃的婚姻大事,说啥也不能委屈了。”王福玲说,靠着向亲朋好友四处借,好歹凑够了。这几年,儿子在外务工,家里省吃俭用,总算今年有望把这笔外债还清。

  “几年前,几十万的彩礼太普遍了。”庙后村党支部书记李建军说,农村老人最忧心的,就是给孩子娶媳妇,愿意嫁到村里的女子本来就少,大家又相互攀比,彩礼钱也逐年水涨船高,“很多人家都是东拼西凑,欠下的债好几年才能还完。”

  为了有效治理高价彩礼问题,平凉在全市所有行政村都成立了红白理事会,依靠村规民约对村内婚嫁彩礼“限高”,引导婚嫁双方逐年降低彩礼数额,鼓励少要或不要彩礼。

  “我们村是最早成立红白理事会的村之一,2017年就成立了。”崆峒区四十里镇七府村红白理事会会长陈维军说,村里为此还专门修建了两层楼的便民事务用房,专供村民操办红白事,“这里最多摆10桌,一桌300元,十菜一汤,可以自己买自己做,也可以全权委托给理事会,都是成本价。”自打村里免费提供场地后,村民大操大办红白事的情况不断减少,花销也慢慢降下来。

  “彩礼不好降,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想让别人背后说闲话。”陈维军说,刚开始大家觉得降低彩礼就等于降身价、没面子,即使彩礼要得不高,也要在其他方面找补回来。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七府村制定了一份村规民约,出台了婚嫁彩礼报备承诺表。“彩礼数额经双方确认,签字登记造册,还要签订移风易俗承诺书。”陈维军拿出厚厚一摞承诺表说,这样一来,群众有了参照、少了猜测,大家都一样,也就没了相互攀比的心思。

  李建军的儿子去年结婚,酒席一共才摆了5桌。有些人说风凉话,认为不过是干部装样子罢了。可李建军不为所动,“干部带好头,才能让村民没有心理负担,破解难题也就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了。”这两年,平凉市节节攀升的彩礼得到了有效遏制,大办宴席之风也刹住了。

  “限高”只是引导,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平凉因地制宜促进产业发展,吸纳农民就近就业。“只要肯努力,村里处处能赚钱。”王福玲说,果园经常缺人手,出去干一天就能挣100多元。“大家收入高了,心态也更加平和了,彩礼钱都是适可而止,家里不指望这个钱生活养老。我还有两个孙子要结婚,肯定不会那么费劲了。”